京东:加速中的飞轮

发布时间:2020-06-29 聚合阅读:京东 飞轮 加速
原标题:京东:加速中的飞轮在商业和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效应,叫飞轮效应。它的意思是这样的: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一开始你必须使很大的力气,每转一圈都很费力。...

原标题:京东:加速中的飞轮

在商业和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效应,叫飞轮效应。它的意思是这样的: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一开始你必须使很大的力气,每转一圈都很费力。但是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飞轮会转动得越来越快,达到某一临界点后,飞轮的重力和冲力会成为推动力的一部分。这时,你无须再费更大的力气,飞轮依旧会快速转动,而且不停地转动。

这个效应在生活工作中经常会遇见,其实简单地理解就是万事开头难,再放大一点可以应用到创业、公司的运营上来,如何让这个“飞轮”运转起来,并达到长久的势能,是一个公司得到长远发展的关键。

在国外,飞轮效应可以说是亚马逊这家公司成功真正的秘诀。在国内,京东的“飞轮”也在快速运转。

1、京东618的17年

时间回到1998年,24岁的刘强东口袋里揣着12000元在中关村一处仅仅4平米的柜台开启了创业,并在6月18日正式创立了京东。后来也没人会预料到这个日子会成为如今备受关注的年中购物狂欢节。

2003年,SARS的爆发让京东开始了对线上的探索。2004年,京东开辟电子商务领域创业实验田,京东多媒体网正式上线,转型为电商平台。

从这一年的6月18日开始,一次试探性“限时特价”的促销活动,让京东618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变成了平台、品牌、商家、消费者们的集体狂欢节。

从小打小闹到真正登上网络历史舞台是在2008年,京东第一次在网站上推出了“618”活动,并将“秒杀”这种促销形式移植到大促中。此时618的概念才正式形成。

2013 年,京东开始较为系统地利用项目管理的理念,并以项目形式推进618 技术备战。此后,这种形式就成为了常态。

2017年,京东618全面联动线上线下、引入消费者的参与和品牌商的协同。它的角色也由渠道商转变为中国零售基础设施提供商。

如今,第17个京东618不仅仅是年中的购物狂欢节,它也成为了观察中国经济发展的参考,以此来判断全年乃至未来的消费趋势。同时,作为疫情后首个电商大促活动,京东618在激发消费热情、推动消费回升上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京东618走过17个年头,销售额从几千万到2692亿,也预示着电商成为拉动零售消费的主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京东618已经不仅是中国消费活力的一面“镜子”,更是中国经济韧性的“晴雨表”。而这一上升的曲线,也是京东“飞轮”从缓慢到快速旋转最好的阐释。

2、京东物流——发展中的另一个飞轮

为了达到优质的用户服务体验,京东在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这个重资产的模式一直饱受争议。但也就是在刘强东力排众议后,通过建造和经营自己的全国物流仓储架构,集中调配,使得京东能够通过物流仓储把控服务和速度,形成自己的独特优势。

经过十余年的建设与积累,在基础设施上,京东物流在全国共运营了700多个仓库,仓库总面积约1690万平方米,全国的25个“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形成了亚洲最大的智能仓库群。

在服务上,京东不仅拥有211限时达、极速达、京准达、夜间配等时效服务,同时,在覆盖范围上,京东物流大件和中小件网络已实现大陆行政区县几乎100%覆盖,88%区县可以实现24小时达,自营配送服务覆盖了全国99%的人口,超90%自营订单可以在24小时内送达。

在就业上,截至2020年3月31日,京东集团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员工数已经突破了26万人。其中,京东物流拥有13.22万名配送人员和43700多名仓储员工,在就业能力上,京东显然是走在了前列。

这些能力的积累与衔接,让京东物流的飞轮也开始释放能量。一是在盈利上,从去年开始,京东物流在十二年之后终于迎来了盈亏平衡点,多年的基础设施建设开始有所回报。

二是京东物流的服务为京东带来了良好的用户口碑,尤其在疫情期间,其表现可圈可点,不但及时驰援武汉、输送物资,更是在全国运力严重匮乏的情况下保障了全国居民的日常消费需求。

可以说,从开始饱受争议到现在的良好口碑,京东物流作为京东的护城河,已经成为了整个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它也是催动整个飞轮快速旋转最有利的能量来源。

3、齿齿相扣的飞轮系统

从2004年京东商城正式上线至今,经过了几次的更迭与升级,京东形成的飞轮已经开始齿齿相扣,并呈现加速状态。从最初的京东商城,到与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三马同车,再到三驾马车,它们独立发展又相互补充,这样的模式开始推动京东高速发展。

左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零售CEO徐雷、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

比如,在疫情期间,京东商城的自营模式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优势,在物资调度上第一时间完成了对武汉医疗物资的驰援,而这一行动的完成离不开京东物流的全力运转。在复工复产方面,京东数科为中小商家提供了技术与资金的支持,以此来共度疫情难关。

而这些都需要京东进行完美地调配,各方协同合作才能完成庞大的数据分析、物资运输,以及对突发事件的及时应对等。疫情之下,从驰援武汉到保障民生,从扶持商家到助农脱贫,可以看到的是京东在零售行业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完善,以及在供应链方面的长远布局。

这离不开京东系统的把控,同时,也离不开京东在零售行业长达20余年的经验积累。京东在零售基础设施上的建设与完善,逐渐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让京东从最初的小柜台发展成为市值超过9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六年前,京东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的市值为285.7亿美元。六年后,京东的市值已经超过900亿美元,是当年市值的3倍多,净收入更是增长了8.3倍。

而6月18日在港的二次上市,进一步加速了京东的发展进程,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投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及提高运营效率。从长远的角度看,可以持续为消费者和客户创造价值,也可以完成对自身整个系统的完善。

结语

从传统零售到电商,再到今天的线上线下的融合模式,从自营电商平台到零售基础服务,再到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20多年前,京东的飞轮开始运转,如今这个飞轮依然处于加速中。

而它的能量积累也开始带来效益的输出,不仅带来每年的高GMV和618节节攀升的销售额,同时,京东也逐渐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只要这个飞轮不断旋转,形成自我驱动力,那么京东也能得到更加长久的发展。